只吃KU,垃圾文笔,努力中

ETTA-4.匿名照片再次现身,谁该相信谁该远离,敬请收看本期翻译

原英文原文地址:http://simplyephemeral.livejournal.com/60028.html

一至三部分:http://dearkamenashi.lofter.com/post/1d390b94_dba30dc

----------------------------------------------------

前情提要:ueda本以为摆脱跟踪,和kame回家庆祝发现玄关的恐吓信,再次陷入深渊。

PS.这篇有点吓人,翻的我后背发凉。

-----------------------------------------------------------------------

“我知道,但是我想要你和我住在一起,你不能再一个人住了。”他温柔的笑着看着ueda接着说“你也不想一个人吧”

他是对的,但是ueda不想就这样妥协,他再一次摇摇头。“我不想连累你,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

“tachan”kame笑了起来,“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们会放任不管吧?没有任何人能对我们其中一个人做出什么事而不让其他人插手。”

“嗯。”中丸插话道“你不是一个人,ueda。”ueda想张嘴反驳什么,他最不想发生的就是让自己的朋友成为可能性的目标,无论这个跟踪狂想从ueda这得到些什么。他不想他们为此而受到任何伤害,当他看到所有人的微笑,安慰的神情,不得不停下来喃喃自语着。“谢谢。”

Ueda第二天早上和杰尼斯的社长谈了这件事,社长在看向ueda之前,盯着那张照片用了些许时间。

“我会处理这个的。”他低沉坚定的说“你专心工作就好,别让这件事影响到你,也不要透露给任何人,现在有谁知道这件事?”“只有KAT-TUN的成员知道。”ueda说着,社长点点头。

“这样就好。”社长说“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立刻联系我。”ueda答应了下来。得到社长的回复让他感觉好了许多,希望社长可以调查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他在脑子里像是念咒一般不停的重复着社长的告诫,别让这件事影响到你。他不能就放任这种感情搅乱自己,他不停的提醒着自己要变得更强一点,一定可以克服它的,直到足够强大到冷静度过任何一次外景拍摄,采访和见面会。

其他的成员像是他的生命线,轮流的陪他闲聊,保持他的脑子不去想那些让他不安的事。Kame是像是唯一一个看穿这件事的人,ueda在抵抗着谈论那件事,尽力像从前一样,像是没有被可能有危险性的跟踪狂盯上的时候那样。对此,kame只有尽可能的陪着他,ueda很安心,他只想忘记所有这些混乱的事,把自己的生活恢复正轨。

Ueda非正式的和kame同居了,他带着一些衣服和必需品从自己家搬到了kame家的客房。和kame住在一起是另一种挑战,他的脑子里快被kame那些强迫症般的条例占满了,虽然kame坚持这样才能他们两个都安心,ueda很想最后麻烦kame一件事就是停止这无情的折磨。

距离那封恐吓信事件已经过去了一周,不安感减弱了很多,ueda不敢太过放松,他可以肯定对方在等着他放松警惕好再次还击,像之前一样。他曾经也像这样开始放松下来,紧接着那张照片就出现了,ueda不可置信他被监视的如此紧密,如果那个跟踪狂知道他现在和kame住在一起...他断然不希望如此。他们采取了预防措施,ueda不在乎那个跟踪狂知道他不住在曾经的公寓了,但是他不想暴露他和kame在一起的消息,他们错开了时间,开不同的车而且从来不出现在一起,这是件麻烦事,ueda 偶尔会回到他的公寓呆几个小时,坐出租车回去之前会保证伪装全身直到让他人无法辨认出来,这是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事。

Ueda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住在kame家里第二周的时候,另一封信像之前一样出现在了玄关,ueda先到家的,kame为了新上映的剧安排了额外的见面会,ueda看到信封的瞬间愣住了,失去了应有的反应能力,他试着冷静下来但却抖的更厉害,紧紧的靠着门框,谁在这?什么时候来的?是不是还在附近?现在还在盯着自己吗?Ueda快速的抓紧了自己颤抖的手把一切都锁在门外,小心的穿过kame的公寓,点亮了所有的灯,飞也似的检查所有的房间和窗户,最后返回到玄关,小心的拿起那封信回到自己的房间,有些脱力的坐在床上,拿着信封的手还在发抖,这是一封朴素的信封没有姓名和地址,和上次的那封一样,ueda的心跳声回响在耳膜里,试图冷静的深呼吸,撕开了信封把一切都倒出来。

有一张纸掉落在脚边,另一张照片,但是这次上面映出的是他和kame。在kame的公寓里,两个人如往常那样闲谈的样子,照片的最下面印着一行明显的红字。

 

你跑不掉的,我找到你了。

 

像是一把刀穿透了ueda,浑身冰冷却无法移动分毫,他沉默的坐在自己床上,眼神无法从照片上那行刺眼的字迹上移开,无法逃脱。

Kame找到他的时候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他走过去的时候ueda甚至没有像往常那样说着“欢迎回来”,他随着ueda的视线凝视着地板上的照片,当即迅速的赶过去,连上衣和包都没有摘下。弯下腰捡起那张照片,皱着眉反感的扫了一眼而后团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

Kame轻轻晃着他,唤回出神的ueda,ueda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去摆脱强烈的溺水感,ueda睁大了眼睛定定的注视着kame,kame握紧他的肩膀“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Ueda用了些时间调动自己的口腔发出声音,轻的像是空气里的灰尘,他甚至有些发抖,“我回来的时候,它就在玄关那了”ueda说“kame,怎....怎么办”ueda眼睛无助的看向kame的时候,对方已经把他拥入怀里了,悄声哄着,试着安慰他。Ueda努力驱赶着那些仿佛要把他淹没的情绪,他必须要更强更强。

“没事的,没事的。tachan”kame对他轻声说着,稍微分开些距离,ueda看着kame的笑容稍稍平稳下来。“我们会查清楚的,没事的。”ueda缓缓的点头,仍旧有些担心的想说些什么,至少kame在这,kame在乎这一切,把他推回了安全范围。

“不是吧,你居然没告诉我?!”JIN强烈的苛责眼神透过ueda的电脑屏幕直射过来。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ueda微乎其微的扯了一个笑容,他很开心能和JIN聊天,直到他回到美国之后ueda有一阵没见过他了,他一直准备着即将到来的第一场回归表演。

“我有我的办法。”JIN沾沾自喜的说着,ueda字里行间期待的凝视着他,逐渐挑眉直到JIN再次开口“好吧好吧,我昨天晚上和中丸聊天,他无意间说出来的。我还是不能相信你居然没告诉我?!Ueda!”

现在 JIN看起来难过极了,并且ueda开始觉得愧疚。“抱歉。”ueda说“其实我也没有彻底查出来是怎么回事。”JIN点头“好吧”随后又皱着眉问“你没事吧?”

“你觉得呢?”ueda轻松的说,他确实甚至有着比今天糟糕一百倍的时候,四天前那张照片出现在玄关的时候,像之前两个那样,第三张照片仅仅是他出去工作的样子,直到第二张照片到他手里第三张就接连出现,甚至没有超过三天。对方像是越来越着急于显示自己的地位,不断的给ueda施压。

“好啦,stupid question。”JIN说着打断了ueda的幻想,引得他轻笑了一声。

“说真的,想想阿,ueda,你必须小心点,这次真的有点糟了,你要知道,你不能相信任何人,这家伙比你想象的要接近你的多。”ueda转动眼睛“我觉得你是看了太多美国电影了吧?”但是JIN的表情仍旧没有变ueda叹气“这八成是什么黑粉或者什么人而已,JIN”

“我不知道”JIN回答的很快,“我只是觉得你需要——”突然断线了,ueda向前靠近电脑屏幕试着调整画面恢复,ueda 困惑的凝视着,发现仍旧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你在哪?你在kame那?”ueda眨眨眼承认自己就在kame的客房“嗯”ueda说的很小声“我已经住在这几周了。”

画面恢复,JIN看起来震惊而愤怒“你疯了吗?!”他喊了出来,眼神炽热的视线几乎穿越了屏幕“KAME在帮你?”“嗯”ueda肯定的说,他搞不懂JIN在气什么。“他一直很好,一直很关心我,自从这件事开始——”

“呵呵,他当然关心。”JIN嘲笑似的自言自语着,ueda要没有耐心了。

“FUCKING KAME.”JIN看向ueda,ueda震惊于JIN的奇怪的情绪。

“听着,UEDA,你不能再呆在那了,你必须赶快离开,你——”

他还没有听完JIN的话,电脑屏幕已经“砰”的一声合上了,不知什么时候KAME站在他的旁边,手掌压住电脑,眼神冰冷而昏暗的看着他。

 

 


评论 ( 2 )
热度 ( 8 )
TOP

© 坚持写文争取出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