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KU,努力中

ETTA-5。一个人的午夜,门后是谁?

前情提要:ueda与kame同居,恐吓信接踵而至,ueda从JIN口中听到难以置信的言论,kame强行打断了通话。

----------------------------------------------

他还没有听完JIN的话,电脑屏幕已经“砰”的一声合上了,不知什么时候KAME站在他的旁边,手掌压住电脑,眼神冰冷而昏暗的看着他。

“kame?!”ueda说到“你干什么?!”

“保护你”kame语气不容置疑,拿过ueda的笔记本电脑放在身前。“你不该和他闲聊。”

“和JIN?”ueda完全迷糊了,语气也很冲“为什么不能?”

“不要相信任何人。”kame放缓了语速,像是和小孩子解释什么难懂的道理,直到kame说完那句话之前,他的语气确实慢慢抚平了ueda心里那团怒火。

Ueda笑了,他难以置信的看着kame,“你不会真的觉得这是JIN干的吧?”“我不知道。”kame说,愤怒的神情在他眼中缓慢的褪色。“但是,你不要相信任何人,我听到他的话了,听起来像是在责怪我?”ueda看着他,甚至比刚才还要困惑。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回答或者抱怨,沉默的用双手盖住双眼,问出了那个最后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我连你也不可以相信了,是吗?”

“不”kame说“你当然可以相信我了。”他拿开ueda的双手,对着他露出一个安慰的笑,这让ueda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我可是有比跟踪你更重要的事要做呢”

Ueda发出不屑的笑声,但是随着kame的怒视ueda只好投降“好好好,我知道了,会小心的。”

“你必须这样”kame叹了口气“我们都很担心你,ueda,好好想想,我觉得赤西是对的,更有可能是某个你知道的人,退一步说,为什么会有粉丝做到这种地步去威胁你,我想不通。”

“可是我也不知道有谁会想威胁我啊!”ueda提高了音量又无可奈何般的沮丧,因为他像是和kame说了一百次这种话,整理思绪,任何一个他接触过或者谈论过的人,哪怕只有一次,仔细回忆有谁可能被他无意中伤害或者惹怒,但是无论他想了多少次脑海中依然空空如也。

“那就再想想”kame简单的回复他,而ueda也开始觉得疑惑这整件事了。直到ueda向kame保证过了不会再联系JIN了,至少现在不会,kame才把笔记本电脑还给他,ueda实在想不通,但是他必须在kame变得奇怪的过度保护之前停止这一切。Kame再次警告了ueda,然后叹了口气,“抱歉,我只是不想你受伤,tachan”

“我知道”ueda僵硬的回答着,开始变得疲于应对这些事,对恐惧感到劳累,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做不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有多糟糕,要多么小心翼翼的生活才足够?

“我让你一个人呆会吧”kame说,ueda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随后崩溃般倒在床上,ueda并没注意到,当kame合上门的刹那回过头,眼神里焦虑的感情。

Ueda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想过这些,JIN的话和kame的话像是走马灯般一遍一遍的在他脑海里回放着。试着对他们的话进行准确的解读,他真的需要再小心些,并且再也不去相信任何人和听到的任何事。当然那些他常接触的人还是可以相信的,他还没有和家人提过这件事,ueda不想他们做无谓的担心。包括其他杰尼斯的艺人和经纪人,现在只有KAT-TUN的成员和JIN知道这整件事。

Ueda开始越来越多疑和沮丧,他并不想这样,但是仔细想一想,JIN的话就百分之一百可信吗?JIN凝视着自己呵斥kame的品行,kame却是一直陪着自己,安慰,支撑他的人。Kame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他们应该相信对方才对,ueda相信他们所有人,他无法想象他们其中有谁会想伤害他,此外,他第一次和kame相处这么久,他确切的了解kame的生活有多忙,kame是那个他们其中最没有时间去跟踪别人的人。

退一步讲,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他,那kame绝对是一个又好看又可怜的跟踪狂了。自己都已经和他住在一起好几周了,kame都还没有被他逼疯(包括他上次对他和JIN聊天发火的事),ueda笑了起来,绝对不可能是KAME,不可能是组合里的任何人,对吧?

但是当他深思这一切,仔细思考就会有更多的疑惑向他涌来,特别是JIN是怎么知道他被跟踪的事?尤其被社长告诫过不允许除了KAT-TUN以外的任何人知道这件事,虽然JIN曾经也是成员之一,他说是中丸告诉他的,但是中丸一向是不会把这种事到处说的人,尤其是JIN远在美国又帮不上忙。

换而言之,又怎么可能会是JIN呢?JIN离日本隔了一个太平洋,他现在应该有比吓唬他的前成员更重要的事去做才对。

当然,因为是JIN,像是他们六个人在一起那时,中丸可能只是太担心了...但是,总好像有什么不太对劲。

时间一天天过去,ueda开始觉得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可疑,除了kame。

说真的,如果是kame,那他绝对会是世界上最烂的跟踪狂了,自己就住在他的家里,他竟然什么都没做,或许.....他是最好的跟踪狂,只是在等待着时机来临。

Ueda马上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kame是不同的,他总是在一旁安慰自己,笑着鼓励自己,更希望他能早点搬回自己的公寓,没人能比他对自己更好了。

无关和kame住在一起会有些不适应,kame确实对他有些过度保护了,但是kame一直如此,在大家还是年少的时候经常打架,当有人对ueda恶言相向,kame总是会站在他那边,ueda从来没有如此强烈的想要回到那时候的感觉。直到现在kame依旧是那样,在这件事里再一次的过度保护ueda了。

再一次,当另一封信出现的时候,kame不想让他看到,那是kame保护他的方式。Ueda疲于和他争抢,很快就随他去了,ueda的心里也确实不想见到那封信,他已经太累了,这像是一个不停折磨的死亡挑战。

让他开始怀疑任何一个和他亲密的朋友,让他觉得反胃。最终,这名跟踪狂成功的让ueda无法再安睡,让他形成了一层透明的壳,抵抗着每一个靠近他的人。

Ueda收到的匿名信越来越多,间隔也越来越短,甚至只相差一两天,每一次看到它,ueda的头就会歇斯底里的疼起来。Kame已经很少回家了,他变得越来越忙。如果从前ueda不会在意这些,但是现在他真的无法一个人呆着,ueda能感觉到,那种被监视的感觉从来没有如此强烈,像是无时无刻环绕在他的周围,抓紧了他,慢慢的把他拉进无边的黑暗中。

当kame在外录制going的外景时,ueda只能一整晚都蜷缩在kame的卧室里,kame拒绝了ueda叫任何人到家里来的请求,甚至比他还要猜疑ueda身边的人,他其中的一个朋友也许就是跟踪他的人。

Ueda一个人坐在玻璃的咖啡桌前,几罐空了的啤酒在上面,kame总是埋怨他不用杯垫,ueda也不在意了,只有无限的渺小,恐惧和孤独的感觉。

电视在播放新闻频道,只因为沉默让ueda比平时还要神经兮兮。又一次,每当他听到脚步声跑过,ueda的身体都先与精神做出反应,他的狗已经交付给家人喂养了,送过去的时候他得到了一个简短的谅解,ueda只希望至少他们还让自己留在公司里。

喝酒总是有用的,ueda不常喝醉,但是现在能帮到他的只有不停的喝光kame橱柜里的酒,酒精让他开始觉得一切都变得有趣了,自嘲的笑起来,自己竟然会变得如此偏执,被摧毁的如此彻底,甚至开始有点厌恶自己把朋友想象成幕后黑手。

直到他听见有什么细微的噪音从门的方向传来,他听的如此清晰,仿佛一切都拉紧了他的耳朵去倾听。

那不是kame,ueda瞬间就可以肯定。

当kame在深夜回来总是会弄出很多噪音,他已经太累而无法保持安静,他的钥匙圈上总是挂着很多东西而发出叮当的响声。

这次不同,ueda可以感觉到,强烈的不安感压迫进胸腔,胃里翻滚一样让他恶心。他甚至不敢移动分毫,直到那阵声音忽然的消失,他唯一能听到的只剩下电视发出背景音。反复吞咽,ueda试着镇定下来,移动着双脚踉跄着起身,似乎用了一个世纪走到玄关。

那是另一封信。








-------------------------------------------

我再也不会在晚上翻这个文了,太吓人了!!想和作者谈人生啊,简直是恐怖小说好吗?!

评论 ( 9 )
热度 ( 7 )
TOP

© 偷偷摸摸的写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