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KU,努力中

ETTA-6.我哪也不去,保证。

前情提要:kame录制外景未归,ueda喝了太多酒来麻痹神经,午夜,听见细微的声响,有人在门外!

--------------------------------------------------------------

ueda试着镇定下来,移动着双脚踉跄着起身,似乎用了一个世纪走到玄关。

那是另一封信。

Ueda瞪大了眼睛凝视了片刻才回过神,冲到门前打开所有的锁,猛地拉开。

Ueda的心脏雷击着耳膜,环视门外,空无一人。或许曾有谁在这又离开。Ueda有种强烈的溺水感,仿佛不断的下沉,下沉,氧气越来越稀薄。他缓慢的关上门,锁住,捡起那封信回到了那个他曾坐着的地板上,后背靠着沙发。

这是第一次ueda直接拿到匿名信,或者是那人唤醒他,让他听到自己,ueda确实听见了,他听见有谁在门外,听到信封从门缝滑进来的声音,一切都是真的,它像是萦绕在ueda心里挥之不去,不断的挥发着冷气向他的脊柱,手指握紧了信封的侧面。

不应该打开它的,之前送来的五封信ueda都没有看过,因为kame在ueda看到之前就拿走了。他也应该漫不经心的把这封信扔到一边才对,但是他醉了,无法阻止自己的好奇心,撕开之后倒出来另一张照片。

这次是照片上是他和kame还有田口在更衣室准备最后一次拍摄,ueda直视着这张照片,恶心的感觉从胃里翻上来,这是第一次ueda发现,这个跟踪狂可以去到某些普通人无法进入的地方,至少,ueda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进入这种严格受限的地点....没错,是自己身边的人干的。

但是ueda无数次在脑子里搜索,他每天见到的成员和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人能和这件事有交叉点,可是至少手里的照片应该相信吧?应该是某个和他十分亲密他又从来没有怀疑过的人,这个想法彻底吓到他了,他却束手无策。

Ueda用了些时间才能把视线移开那张照片,把它推回信封中扔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它并没有被扔的非常远尽管ueda试着用了全力。至少现在对方还不能拿他怎样,ueda给他自己拿了另一瓶从kame家里找到的酒,一口气喝光半瓶,等待了一会然后进入了休眠。

当kame回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ueda有些混乱,kame惊讶的看了他一眼甚至轻微的呵斥了几声(ueda并不怪他)直到ueda告诉了他那个在地板上之前被他扔到一边的信封的事情。

“这个什么时候出现的?”kame问着,从地板上捡了起来,当ueda告诉他已经看过内容了kame彻底怒了。“为什么打开?我不是说过什么都别做吗?”ueda无意识的瘪嘴,蜷起膝盖抵着胸前“对不起。”

小声嘟囔着,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忍不住就打开了。”

“什么时候出现的?”kame又问了一次。

Ueda动了动肩膀淡淡的答到“有一会儿了,而且,我没看到来的是谁。”kame坐在咖啡桌上不悦的盯着照片,随后又靠着ueda坐在地上。“你在干什么?Tachan?”他问。

“嗯?”ueda答,虽然明明知道kame在问什么。“这些。”kame指着那些空了的瓶瓶罐罐。

“你就这样喝了一晚?”

担心的语气让ueda再次感觉恶心,他觉得难受让别人替他担心,只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去处理好这些事,他们越坚定的想要帮他只能越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可怜的废物,这种感觉影响他如此剧烈,已经快要冲破他的表面,ueda再也掩盖不了了。

现在,当kame用担心的眼神看着他,不是之前独自渡过的一整夜和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不是他左右顾虑怀疑自己的朋友又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恶心,鄙视。无论那是如何的看似有理有据。

现在所有的沮丧,事实一般让ueda不知道怎么办,如何解决,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要他试着张嘴发出声音,这一切就会像决堤的洪水把他冲的粉碎,让他淹死在无限的恐惧和不安中。

“ueda?” kame唤他。

像是要疯了,当ueda把自己缩的更紧,安静的把额头抵在自己的膝盖上,肩膀不停的颤抖努力忍着不哭出来。Kame的手臂把他抱进来,温暖,提醒着他还有人在身边陪着他。Ueda无法想象,kame几乎用了自己所有的时间来陪他。

Ueda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微微转过去,歪着头靠在kame的肩上,在他的怀里慢慢放松。

“我很害怕。”ueda第一次允许自己说出口,“我不知道怎么办。”kame搂紧他,手指按着ueda环着的手臂上。“我知道。”kame安静的回答,他的声音在房间的回响,甚至压过了仍在播放着的电视。

“我知道。”kame重复着。“我也是,我不想看你难过。”

Ueda轻轻的笑起来因为酒精让他还醉着“kame总是这么温柔。”他说的很小声“如果没有kame我要怎么办阿?”

“你究竟喝了多少?”kame被逗笑了,询问着ueda,倾斜过身子看着ueda迷茫的眼睛。

“一点点。”ueda仍旧坚持,当kame期待的看着他,他回答到“真的。”

“那这些是谁喝的?”kame指着咖啡桌上的瓶瓶罐罐。“Ran-chan”ueda胡言乱语着又无谓的笑起来。

Kame强忍不笑出来,给ueda一个极小的微笑试着站起来但是ueda没有放他走的意思,kame只好把他整个人抱起来。“好了,该睡了。”kame说着把ueda放在自己的房间。“这是你的房间。”ueda四处打量着,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进来过。Ueda轻喘。“一起睡么”kame抚上他的眼睛“躺好。”用实际行动回应ueda频频的指责,最后ueda毫无疑问的躺在床上,叹息的内容和他的头一起埋进枕头,眼睛慢慢的闭上,当kame有意离开的时候ueda立即试着抓住他的手腕,拉近,直到kame不得不倒下来挨着他,脸颊距离彼此只有几英寸。

“你要去哪?”ueda问着,他的声音颤抖而不安,精神几乎疯狂,不想变成一个人,不想要现在,直到kame回来。Kame像是提醒他一样说着“我哪也不去。”推着ueda向床的另一边,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躺了进去。

Ueda再一次紧紧的抓住kame的手,耳语着“不要走。”kame点点头。

“我哪都不会去的,就在这。”kame向他保证,保持着清醒,手臂环着ueda的肩膀直到他沉沉睡去。

 

-----------------------------------------------

你以为全文完了吗?错!!还有一半的剧情没演!!

评论 ( 6 )
热度 ( 7 )
TOP

© 偷偷摸摸的写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