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KU,垃圾文笔,努力中

【长篇】饲养情人2

无脑甜文

------------------------------------

晚饭后kame取来剪子,坐在沙发上伸手推了推仰躺在一边的ueda。

“过来。”kame拍了拍自己大腿。ueda起身坐在kame腿上和他贴了个脸对脸,kame苦笑。“我的意思是你趴下。”

ueda歪了歪头听话的趴在kame肩膀上。

kame“…………不是,是趴在腿上。算了。”

搂着他腰让他往前坐点,另一只手拿了剪子。

“tatsuya…别动。”说着,手轻轻攥住了他毛茸茸的尾巴。ueda一下子全身紧绷起来手用力的捏着kame的肩膀,紧张不安的一个劲回头。

“没事,别怕。”

kame安慰了阵ueda才平复下来,依旧呼吸混乱,身体僵硬的趴在kame肩上。

kame小心的把他尾巴上的毛修剪好然后用手指梳了两下。把ueda从自己肩上拉起来。“要剪一下这里,别动。”提起他的耳朵,尽量放松的ueda在被剪刀碰到敏感的内耳壁时,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打理好的ueda有些委屈的把脸埋在kame胸前好一阵。

第二天要去公司交稿件ueda也跟去了,本来kame不想让他去所以特意起的很早,然后睡得还迷糊的ueda软绵绵的粘着他不让他走。

kame对他没有什么办法,只好带来了。

习惯了中午才起床的ueda突然起了个大早,没什么精神头,整个人反应都慢了三秒。缓了好一阵过了困劲之后又闲不住的不知道跑哪玩去了,到中午肚子叫了才跑回kame的办公室,吃完饭ueda被太阳晒得犯困看了看kame,看了看沙发,又看了看kame。贴过去往他怀里钻,kame左右拦不住他,索性从椅子里站起来。这时候让ueda睡了晚上肯定又精神的睡不着,到时候不知道要怎么折腾呢。“晚上再睡吧”听着kame的话ueda只是困的头一点一点的。

“我就当你答应了哦”kame揉了揉他的头。不一会看ueda倒在沙发上要睡着了,kame不得不又起身过去把他弄起来。

“tatsuya别睡呀。”kame一扶他,他就往kame这边靠,头一挨着kame的肩膀就闭上眼睛了。

“tatsuya,醒醒”kame不厌其烦的在他耳边小声唤他,ueda皱着眉软绵绵的推了kame一下。

“好了好了,你看这个。”kame把手机翻到相册点开了一张照片,ueda半睁着眼睛看过去。

那是宠物店老板发给kame的,ueda小时候的照片。“你看,这是谁?知道吗?”kame笑眯眯的搂着ueda坐直了些,ueda睁大了眼睛看着kame的手机屏幕。照片里ueda小小的一只,可能还不会走,只是抱着枕头坐在地上,白色的耳朵透着粉色,毛毛绒绒的垂在两边,和小小的他相比显得格外的巨大。

“可爱吧,店长说你小时候又听话又乖。”感觉ueda有点委屈了,kame连忙说"现在也很乖是吧?"揉揉。


一周后ueda终于和kame的作息同步了,只是有时候还是免不了要午睡一会。

在ueda睡醒的时候,趴在kame胸口打了第一个喷嚏,然后吸了吸鼻子。

“感冒了?”kame撩起他额前的头发把自己的额头靠近贴上去。

“还好,不热”

“要不要吃点药预防一下。”旁边打游戏的田口插了一句。

“我家里没有宠物用的阿”

第二天早上kame意外的没有受到任何骚扰。

这么安静,不对劲

kame侧过头看看枕在自己手臂上睡的ueda,脸颊有些泛红,呼吸很慢,耳朵毫无精神的贴在脸上。

“tatsuya”轻轻唤了一声

ueda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看kame,向他那边蹭了蹭。

kame侧过身搂住他,触到的皮肤温度明显比平常要高。

“难受吗?”手指梳了梳ueda的头发。ueda仰头轻轻在他掌心蹭蹭。

“起来吧,我们得出门。”在他额头亲了一下,起床了。

早饭是kame拿到床上喂ueda吃的,ueda吃了一点就明显不想再吃了,但是抬头看了看kame又勉强着继续吃了些。

“没事,不想吃就不吃了。”kame把碗端到一边,ueda怕kame生气,讨好的亲了一下他脖子,然后又露出难受的表情想躺下。kame让ueda枕在自己胸口没一会他就睡着了。悄悄打了宠物医院的电话压低了声音问可不可以请医生到家里来看一看。结果因为换季的原因医院已经很忙碌了并没有可以出诊的医生。

虽然很不想叫醒正在睡的ueda,还是温柔的唤了他几声,穿好衣服出门了。

等ueda看到医院大门的时候才开始反抗,大概是之前打预苗做体检的阴影还在。kame不想用蛮力抓着他,一弯腰把ueda抱起来往里走。ueda反抗的挣了两下,不过本身很难受又虚弱后来就环着kame脖子“呜”的弱弱哼了一声。

进去之后拿了号牌,找了个空位等着,大厅里有许多人,不同物种的气味让ueda紧张,尤其其中不免夹杂了一些食肉类。

尾巴抖了抖,紧紧抱着kame小心的用眼神打量着四周。kame搂着他坐在自己怀里,慢慢抚摸着ueda后背让他放松些。

等的时间太长ueda有些困倦,恍然间看见前面椅子的缝隙伸出一条黄黑相间的尾巴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kame还没来得阻止,ueda的好奇心作祟就伸手抓住了。

然后正前方的人慢慢转过了头,小麦色的皮肤,竖起来的黄色耳朵打了标签,额头淡淡的王字提醒着ueda对方的身份。

然后他度过了他兔生中最漫长的15秒。

那条尾巴还是kame硬掰开ueda的手抢救出来的。然后kame惩罚似的在ueda圆滚滚蓬松的尾巴上抓了一把。ueda有些吓到,整个人都抖了一下。

“别随便抓别人尾巴啊。”

小声的说了句,又安慰似的把他往怀里搂了搂。

挂完号去了食草类的就诊室里等着。同类的气味让ueda安心了不少。

不一会就有几个医生过来了,拿着那些输液用的东西,要注射的时候,ueda蜷在kame怀里不肯出来。好不容易抓到他手腕也是一个劲的往回挣。kame感觉自己都快要抓不住他了。

“就一下,不疼的。”kame不断哄着ueda。ueda半信半疑的抬头看了看kame,挣扎幅度小了许多。kame把搂着他腰的手抬起来捂住ueda的眼睛,按着他的头到自己颈窝里,另一只手抓着他手腕示意医生可以了。

kame的手掌离开ueda眼睛的时候,针已经固定好了。药物流进血管里的感觉怪怪的。kame把手掌搭在他手腕上缓缓揉着“不疼的吧?”ueda轻轻点了点头。kame笑着在ueda额头上亲了一下。不知道是药物还是生病的原因ueda感觉累极了,明明想和kame玩的却昏昏欲睡了。

“困吗?睡一会吧。”kame调整了一下姿势让ueda靠的舒服点。ueda再醒来的时候药就剩半瓶了,迷迷糊糊的坐起来蹭了蹭kame的脖子。kame活动了一下被ueda压的有些麻的胳膊。低头看ueda半睁着眼睛脸上还有睡觉压出来的痕迹。两只耳朵轻轻抖着已经比早上精神多了。“还睡吗?”ueda摇摇头。kame抬手抹掉ueda打哈欠流出来的眼泪。ueda反而笑着在kame掌心里蹭来蹭去。

才注意到坐在旁边位置的也是兔子的一种,不过因为是杂交的原因毛色并不纯,耳朵也是普通竖起来的类型,主人暂时不在,有些无聊的凑过来和ueda搭讪。

“喂。”

ueda瞟了一眼没有回应对方。

“喂喂叫你呢!”对方看ueda无视自己有些生气,半个身子探过来。

不过kame并不懂他们之间的精神交流,抬手想摸摸对方的头却被ueda抓住手腕。

“干嘛啊...”对于kame对别人的亲昵动作ueda有些不开心。

“生气了?别这么小气嘛。”

对方笑着更加靠过来ueda皱着眉起身想把对方推回去。kame赶紧按住他输液的那只胳膊怕他乱动滚了针。

“怎么了?别乱动。”kame疑惑的看着ueda。兔子之间领地感应该没有那么强吧?

“话说,你身上发情的气味好重啊。”对方还在自顾自的和ueda搭话。

听到这句ueda只感觉脸上一热,耳朵根也是。

“不用你管!”

“你喜欢这个人类吗?”

“....”

“别妄想了,人类是不可能回应你的。”

“你怎么知道...”虽然这么说ueda还是有些心虚,kame确实没有回应过他的求欢就是了。

“等他们发现你在发情之后,只会给你吃药抑制的。丢掉你也说不定哦。”

“kame才不会....”

抬头看着kame,本来确定的目光里有些动摇,一股难过的感情涌上来。

kame知道了之后,自己说不定真的会被丢掉.....

只不过是他花钱买来的宠物。对着主人发情怎么样说都是不能原谅的吧....

如果可以讲话就好了...

真的好喜欢你啊。


评论 ( 7 )
热度 ( 17 )
TOP

© 坚持写文争取出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