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吃KU,努力中

【长篇】饲养情人4

无脑甜文

-------------------------------------

出差前两天东西差不多收拾好了,虽然装箱的时候ueda一直坐在旁边地上满脸落寞的看着他。“对不起呢,不能带你一起去。”揉了揉ueda的头发抱歉的笑笑。

蹲下凑近他身边“这样吧,稍微和我出门一下。”

给ueda找个朋友就好了。这样即使自己出门他也不会觉得一个人很寂寞了。这样想着带ueda出发去宠物店了。

走在街上牵着kame的手,热度从掌心传过来,ueda攥紧了些。尾巴从牛仔裤后面露出来,毛茸茸的一个球,换季的原因疯长了好多。

想着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和kame一起逛街了,鼻子酸酸的,对周围的东西也提不起兴趣。直到感觉场景越来越熟悉,远处那家熟悉的宠物店出现在ueda面前。渐渐放慢了脚步。

要被卖掉了吗,不不不,没准只是寄养....

心里说着没关系的,却死死抓着kame的手紧张的不行。随着叮铃一声推开了店门。

同类的话,kame身上雌性的味道,和他要走了的事实,所有的不安恐慌都挤在了一起。

kame刚和店长说了两句再转过头有点被吓到的样子,连忙给ueda擦着眼泪。

“怎么了?”

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流眼泪了,ueda赶快胡乱在脸上擦了两把。

好丢人,大家都看过来了。笑容,要笑起来才行。越是这样想着眼泪却越是止不住的涌出来。

分隔在不同笼子里的宠物受感受到ueda的情绪的影响,气氛跟着开始不安起来。

kame也慌了,看了看店长再看了看ueda,手足无措的试着安抚他。

明明连亲吻都还没有过,这个没良心的,呜哇——

越想越难过怼了kame一拳,整个兔大哭了起来。

霎时间,店里的动物都躁动起来,抓挠笼子的声音和叫声混在一起。


在kame解释了半天又连着保证了不会再买新的兔子了,ueda才平静下来。

“呜呜,嗝,嗯。”

拉着ueda的手把他抱在怀里。任凭他在自己胸前蹭了蹭眼泪鼻涕又不知所措的抬头看着自己。

“对不起,回家吧。”

ueda吸了吸鼻涕,轻轻点了点头。

搂着ueda在街边等计程车,刚哭过的小兔子眼眶红红的,很没安全感的抱着kame把头埋在他肩膀里。像是kame第一次带他出门,对一切都怕的不行。

在他耳边轻声的安慰他,会得到ueda在颈窝里轻缓的磨蹭作为回应。

在计程车上ueda已经平静下来。车开过一个拐角ueda突然趴在车窗上,仔细的打量着那栋建筑。

是他以前来过的,注册身份ID的地方。

立刻回头望向kame。

不知道ueda为什么执意在这下车,被他拉着进去了,这时候还没下班的窗口只剩一个了。

“电子身份注册吗.......”kame皱了皱眉。拿了号码在一边排队。

一般的肉食类宠物会登记的电子身份,把主人的身份证号码,住址和联系方式用芯片的方式打进耳朵里。以便发生意外袭击或者失踪可以马上联系到。

“.....”kame看向ueda。ueda也看着kame。kame叹了口气。

“注射以后永远都取不出来了哦,不是像穿耳洞那么简单。”ueda还是没有移开目光。

一瞬间kame心里翻搅着。明明最怕疼的,连打针都要躲个不停的小兔子。

这次之后,即使被丢掉,被卖掉,也不会分开。可以永远,永远——和kame在一起了。

ueda依赖他的程度已经达到沸点了。


真正到了那一刻ueda心里还是很怕的。不过他努力忍住了,对ueda来说只有这样才会彻底安心。

消毒的酒精擦在耳垂上凉凉的,ueda条件反射的抖了抖,毕竟是兔子最敏感的部位了。手指因为用力攥紧而发白,呼吸急促而紧张的等待着。

kame把手臂环在他腰上“过来,抱着。”ueda听话的趴在他身前。然后感觉到耳朵尖被捏住,紧张的死死闭上眼睛。没有预料中的痛感,只是一阵酸麻。然后感觉到被kame顺着后背

“好了好了,没事了,不过先别动。”

kame的右手用纱布小心按着ueda刚刚注射过的地方帮他止血。脸颊贴着他的头顶小声安慰着。

ueda慢慢的起身,眼角还逗留着半滴眼泪,吸了吸鼻子。努力适应着耳朵上奇怪的感觉。

隔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松开攥紧了kame衣服的手指。

回家以后帮ueda小心的换了衣服,看着他缠了纱布的一边耳朵,心里百感交集。

今天晚上是出差前和ueda呆在一起的最后一个晚上了,kame什么也没做,没有看常规的电视节目,没有睡前泡澡,只是依着ueda做所有他想做的事情。

一起在铺好的床上打滚把一切都弄乱,光脚追着他在客厅里跑最后抓住他按在沙发里挠痒痒直到ueda笑的喘不上气。一起吃光蛋糕上所有的草莓再把奶油蹭在ueda鼻尖上。最后的最后ueda玩累了,躺在地摊上翻个身趴在kame怀里笑着让他抱抱自己。kame看着被弄的一团糟的家里和静静放在门口的行李箱笑着抱住ueda,抱了好久。

“还疼吗?”

手指摸过他的耳朵,慢慢的抚摸着,可以感受到薄薄的皮肤下芯片的硬度,一闪一闪发着红色的光。ueda摇摇头,kame这样轻轻的摸当然不会疼了,抬头恶意的往kame耳朵里吹气,kame笑着躲开,一侧头嘴唇轻轻擦过ueda唇边,ueda呆住了几秒然后不争气的哭了。


后来ueda只记得kame轻声问他怎么了,然后温柔的哄着他,ueda哭了一会就这样被kame抱着,在kame的味道里睡着了。



-----------------------------------

ueda“你竟然要带别的兔回家,你不爱我了,呜哇——”

kame“我不是,我没有,我...”


评论 ( 8 )
热度 ( 17 )
TOP

© 偷偷摸摸的写文 | Powered by LOFTER